當前位置:首頁 >> 非遺文學 >> 非遺典故
非遺典故
泥塑的由來與發展
點擊: 次  發布時間:2016/6/21 11:29:01


 中國2011第27屆亞洲國際集郵展覽,于2011年11月11日在江蘇省無錫市舉行,國家郵政發行《中國2011—第27屆亞洲國際集郵展覽》紀念郵票1套2枚,小型張1枚,分別為“扁方壺”、“阿福”和“漁莊秋霽圖”。扁方壺和阿福都是泥塑工藝品,其中“阿福”是無錫惠山泥人的著名作品,在無錫舉行集郵展覽,發行無錫特征的惠山泥人,使郵票更具有原產地的現實意義。

泥塑,也稱“彩塑”、“泥彩塑”,是中國民間傳統塑雕工藝品。隨著社會文化的發展,當代泥塑有兩種形態,一種是供觀賞玩耍的小型泥塑,如案臺塑像和兒童玩具,以人物、走獸、飛禽、花果等為主;另一種是廟宇場所的大、中型泥塑,常為寺院宗教佛界造像。

中國泥塑歷史悠久,據我國出土文物證實,新石器時期就普遍存在,表現為河南新鄭裴李崗文化遺址出土有古陶井及泥豬、泥羊頭,浙江河姆渡文化遺址出土的陶豬、陶羊,均約在六、七千年之前。兩漢墓葬中發現的眾多陶俑、陶獸、陶馬車、陶船,西安秦始皇陵兵馬俑等等陪葬品,則可以確切地認定是當時年代的產物。此外,更值得關注的是各地寺院還保存有許多歷代的泥塑造像,并且成為當代的游旅觀光朝拜圣地。

探索與研究泥塑的由來,首先可以認為:新石器時期出土的泥豬、泥羊,陶馬、車船,在特定的古代環境里,是一種圖騰文化現象。“圖騰”是“原始社會……最早的宗教信仰”。“原始人相信每個氏族都與某種動物、植物或無生物有著親屬或其他特殊關系,此物即作為該氏族的圖騰——保護者和象征。圖騰往往為全族之忌物,動植物圖騰則禁殺、禁食;且舉行崇拜儀式,以促進圖騰的蕃衍。”(《辭海》1979年版,第777頁)出土的泥豬、泥羊有著超生忌殺的寓意,長期湮沒和沉睡于華夏大地也就理所當然。

其次是古代社會認為:亡靈猶如人生在世,有同樣的物質需求,在喪葬習俗中使用大量與現實生活相似的陪葬品。泥塑在殯葬方面,起著適應、替代、變異和改革的積極作用,“以土塑人”、“以泥代物”,以陶俑替代活人陪葬,既滿足殯葬的傳統需求,也保存了各類生物的生命,是人類智慧的結晶,也是人類社會進步的具體表現。

再次是用于祭祀、朝拜的寺院彩塑,也是中國泥塑存在與發展的重要緣由。寺院泥塑屬大型泥塑,有直接用粘土塑雕的,也有內置架構、外敷粘土的,多為佛教、道教、神話及民間崇拜名家造像,沿用發展至今,并且還在起著一定的觀賞、傳承和教化作用。

春秋戰國時期《戰國策·齊策三》有記述《蘇秦諫阻孟嘗君》的故事云:孟嘗君將入秦,止者千數而弗聽。蘇秦欲止之,孟嘗曰:“人事者,吾已盡知之矣,吾所未聞者,獨鬼事耳。”蘇秦曰:“臣之來也,固不敢言人事也,固且以鬼事見君。”孟嘗君見之。謂孟嘗君曰:“今者臣來,過于淄上,有土偶人與桃梗相與語。桃梗謂土偶人曰:‘子,西岸之土也,埏以為人,至歲八月,降雨下,淄水至,則汝殘矣。’土偶曰:‘不然。吾西岸之土也,吾殘,則復西岸耳’。”其中桃梗與土偶對話,揭示了土偶之奉獻精神,也就成為泥塑得以存在和繁榮的思想基礎。

長期以來,我國泥塑制品在寺院彩塑領域產生著深遠影響。

據寺院彩塑資料,西漢末期,佛教傳入中國,彩塑佛像在繼承傳統技藝基礎上,吸取外來雕塑藝術精華,使中國造像藝術更具東方文化藝術神韻。南北朝時期,甘肅省麥積山和敦煌造像,是中國傳統造型和外來雕塑藝術有機結合的典型代表。敦煌莫高窟彩塑保存有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元代塑像3000余尊,其中圓塑像2000余尊,壁塑浮雕1000余尊,均屬泥塑彩繪,以捏、塑、貼、壓、削、刻等傳統技法成型,用點、染、刷、描、涂等方法施彩的泥塑精品。

唐代是中國彩塑造像鼎盛時期。畫家吳道子、周昉的彩塑造像,氣勢雄偉、形象健勁、面容飽滿、肌體豐腴,分別突出佛像的莊嚴與典雅、菩薩的親切與端詳、弟子的容忍與豁達、天王力士的勇猛與威嚴、供養者的虔誠與唯諾,描繪著佛國的理想境界。山西五臺縣佛光寺彩塑,形體寫實沉厚,栩栩如生。敦煌莫高窟以唐代塑像為最多,制作最為精美優雅,姿態比例勻稱,面部豐腴,雙手纖巧,充分地顯示著佛像的溫柔與嫵媚,堪稱中華彩塑的瑰寶。

山西太原晉祠圣母殿,有宮女塑像40余尊,始建于宋代,明清時期維護彩繪。宮女塑像平均高度1.6米左右,形態各異,豐滿俊俏,臉形清秀圓潤,眉目傳神。河北薊縣獨樂寺內的“十一面觀音泥塑”,塑像高16米,是我國最大的泥塑佛像之一,觀音面露微笑,衣帶飄灑,自然生動。因其頭上還有十個小頭像,故稱十一面觀音。山東長清縣靈巖寺的40尊羅漢塑像,把喜怒哀樂的內心世界展觀得淋漓盡致,塑像袒露的胸骨、鎖骨和青筋脈絡清晰可見。藝術大師劉海粟題有“靈巖名塑,天下第一,有血有肉,活靈活現”。山西大同華嚴寺內有31尊菩薩塑像,面容豐滿,衣飾飄帶流暢自如。塑像全部賦色,面部和冠上貼金,雙手合掌,露齒含笑,上身微側,體態窈窕,肩披瓔珞,腰束長裙,色彩華麗,金碧輝煌,造型生動傳神,增加了菩薩華貴端莊與嫵媚秀麗的神采風姿。

明清兩代的彩塑造像,由于佛教、道教和儒家三位合一,更為豐富多彩,出現許多刻意求精的宗教彩塑造像,形成中國古代彩塑發展的新高峰。

山西平遙縣雙林寺的2000余尊佛像彩塑,大多屬明代初期的作品,有圓雕、浮雕、壁塑和各種裝飾性雕塑,其中以千佛殿和菩薩殿的懸塑最為著名,數以千計,姿態各異,風格獨特。江蘇蘇州紫金庵內的18尊羅漢塑像,重彩描繪,色澤古樸明快,服飾塑造精致,遠看疑似絲綢,近看才知彩塑。陜西藍田水陸庵壁塑《佛教故事》的500羅漢和“十神王”像,眾羅漢穿插于亭臺樓閣之中,場面宏大,內容豐富,構思精巧,塑工細致。

隨著宗教寺院大型佛像泥塑的普及應用,小型玩具泥塑也蓬勃發展,并且有著許多傳奇故事。

在中國古代神話中:盤古開天辟地,創造宇宙,混沌天地,只有日月山川;人是伏羲和女媧氏兄妹相婚而生。也有傳說人是女媧用黃泥塑捏出來的(《辭海》1979年版,第1096頁),是天地哺育的精靈。據說有一天,女媧來到黃河岸邊(今河南淮陽地方),在波光粼粼的河水中看到自己的身影,用岸邊河泥捏成泥人,放在地上,竟都成為活人,并在世上繁衍后代。當地人崇拜女媧,稱她“人祖姑姑”,建筑“人祖廟”,仿制泥人,以示祭祀。

淮陽,曾稱“宛丘”、“淮寧”,是古“陳州”府治,是中國歷史傳說“三皇五帝”——伏羲氏建都之地。淮陽有“太昊陵”,俗稱“人祖廟”。每年農歷二月初二,都要舉行“人祖廟會”,廟會上叫賣一種“泥泥狗”泥塑。這種泥塑造型奇異,古色古香,稱是女媧留傳下來的。人類學家認為“泥泥狗”造型與上古的圖騰崇拜有關,是流傳至今最古老的信仰制品,是中原早期文化的藝術結晶。

“泥泥狗”,又稱“陵狗”,是淮陽泥塑玩具的俗稱,當地說它是看守伏羲、女媧陵廟的“神狗”。淮陽泥塑用膠泥(黃土高原粘土)捏制而成,有孔可吹,聲音悠揚遠亮;造型古拙、怪誕,色彩沉穩,以黑色墊底,再施五彩紋飾,多為奇禽異獸和人獸同體,如“人面猴”、“人面獸”、“猴頭燕”、“九頭鳥”和“多頭怪”等。其中“人面猴”又稱“人祖猴”,造型神圣、肅穆,充滿虛幻和超脫的神秘,散發著濃烈的鄉土芬芳,可見所謂原始圖騰的“人祖”、“神狗”,無論是“人面猴”還是“人祖猴”,客觀上存在著一些唯物主義的特征,體現著人類進化的實質。

北宋時東京盛行泥塑玩具,著名的有“磨喝樂”,在七月七日前后出售,平民百姓祈求“乞巧”,達官貴人也競相供奉玩耍。“磨喝樂”是指一種塑捏的泥娃,也稱“泥孩”、“泥偶”,有一對的,也有五至七個為一組的,“小者二三寸,大者尺余,無絕大者”;以鄜州(今陜西省富縣)田氏創作的為最佳,姿態各異,名揚天下。宋代詩人陸游在《老學庵筆記》中記述,“雖京師工效之,莫能及”。在《跋嵩山景迂集》中有詩云,鄜州泥偶“莫言無妙麗,土雛(指‘磨喝樂泥娃’)動金門”。還在詩后加注:“蓋鄜州善作土偶兒,精巧雖都下莫能及,宮禁及貴戚家,爭以高價取之”,可見當時追捧之極。

有史料記載,宋代杭州也是捏塑泥孩盛行的地方,泥塑制作集中于“磚街巷”,產品多為泥娃。磚街巷由于盛產泥娃,后來改名為“孩兒巷”,沿用至今。杭州泥娃,當時稱“摩睺羅”,據說,摩睺羅是佛祖釋迦牟尼在迦毗羅衛國為王太子時親生的兒子,成年后隨父出家,修成正果,成為十八羅漢之一。農歷七月初七,孩童們多穿半臂荷葉短袖衫,一手持摩睺羅童稚時的泥塑形象,一手持荷葉,上街游行嬉耍。現在的杭州孩兒巷,雖不再捏塑泥孩,但人們還依然留戀著手持“泥娃”玩耍游樂的美好記憶之中。

宋代之后,小型泥塑制品盛傳不衰,遍及全國各省,其中著名的是天津泥人張無錫惠山泥人和陜西風翔、河北白溝、山東高密、河南浚縣、淮陽以及北京等泥塑產品。目前,與天津泥人張、無錫惠山泥人并行譽稱“中國三大泥人”的還有“浙江泥人”。

泥人張”是指天津泥人張長林開創的泥人流派。張長林是捏塑世家,作品以寫實為特色,人物造型,音容笑貌,色彩裝飾,強調神似。其子孫張兆榮、張景桔傳承祖業,為中國彩塑藝術作出應有的貢獻。

張長林(1826—1906),字明山,祖籍浙江,清道光六年出生于天津民間泥塑人家。張明山愛好傳統藝術,對寺廟神像、碑文、石刻、楹聯及陶瓷器皿上的裝飾圖案和古籍中的繡像有深刻的研究與比較;他吸取眾家之長,融會貫通,運用到泥塑創作中。張明山擅長塑造戲劇人物,經常攜帶泥巴,深入劇場觀察演員動作和表情,抓住瞬間,即時成型。他塑捏的戲劇人物,比例勻稱得體,曾為當時京劇名家譚鑫培、楊小樓、汪桂芬等塑捏戲裝肖像,展放于“同升號”菊壇,被人們譽為“泥壇絕藝”。

  長期的彩塑藝術生涯,形成張明山的泥塑風格:人物形象真實生動,形體結構寫實準確,性格特征展示明朗。他塑造的古代仕女,生活氣息濃厚,造型健康、鮮活。在彩塑用色上,簡雅明快,將粉色和重色結合使用,以重色襯托粉色,使作品產生端莊厚重的藝術效果。他強調運用固有色,以鮮麗而又和諧的色彩使作品產生“勝如真人,強于真人”的鮮活效果。

  張明山中年成立“塑古齋”彩塑作坊,從事泥人的專門研究和創作,許多外國人慕名遠道來天津,用重金購買他的作品,帶到國外,陳列在異國的博物館、美術館中,提高了張明山以及中國民間彩塑的國際知名度。

“泥人張”的第二代傳人是張玉亭。張玉亭(1863—1954),名兆榮,排行老五。10歲從父學藝,早期作品工整寫實,和父相似,中年以后逐漸形成個人風格,在造型上強調總體效果,揉進夸張手法,重點刻畫人物的社會與性格特征,給作品注入人的深刻內蘊。彩塑《老漁翁》,充分反映了一個生活在社會底層、飽經風霜的老人形象,臉部刻畫細膩,衣紋起伏概括,敷色樸素簡潔,人物形象生動傳神。張玉亭有許多取材于戲曲故事和神話傳說的泥塑作品,他為名伶孫菊仙、楊小樓、梅蘭芳創作的戲裝像,他的《花木蘭》,塑造了一個整裝待命的巾幗英雄,神形畢肖;他的《花襲人》身穿淺色花襖,披黑色坎肩,圍紅花腰裙,系刺繡飄帶,面目娟秀,體態俏麗,較好地體現了襲人的身份和性格。

張明山去世,“塑古齋”由張玉亭主持,出現了祖孫六人同坊創作的盛況。張氏父子泥塑得到社會各界的好評,藝術大師徐悲鴻在《對泥人感言》一文中寫道:“泥人張”彩塑“色雅而簡”,“比例之精確,骨骼之肯定,傳神之微妙,據我在北方所有美術品中,只有歷代帝王畫像宋太祖、太宗之像,可以擬之。……足以頡頏今日世界最大塑師。”

“泥人張”的第三、四代傳人有張景祜、張銘和張鉞等多人,在作品選題上更為廣泛,特別是反映現實生活的作品,風格新穎,富有時代氣息。

“泥人張”的彩塑藝術經過幾代人的努力,蒸蒸日上,創出了獨特的藝術特色。“泥人張”泥塑的影響遠及世界各地,在日本、法國、德國都有銷售,作品曾多次參加國際性展覽,其中張明山創作的編織女工生活彩塑,獲巴拿馬賽會一等金獎,在南洋各地展覽上,“泥人張”作品獲獎狀、獎牌多達20多次。

無錫惠山泥人,源于明,盛于清,至今己有400余年,是江南絢麗多姿的民間藝術之花。惠山泥人以市區龍山腳下最為正宗。數百年來,代代相傳泥塑作坊多達數百家。

  惠山泥人興盛期,著名的彩塑藝人有王春林、丁阿金、周阿生等。王春林以捏塑泥孩聞名,據《清稗類鈔》記載,清乾隆皇帝弘歷南巡到無錫惠山,見王春林制作泥人,精致傳神,頗感興趣,龍心大悅,命他塑制泥孩數盤,裝飾錦片、金箔,帶回北京,存放在頤和園佛香閣,與內宮嬪妃玩賞。遺憾的是清光緒年間,庚子之亂,被八國聯軍劫走。

  無錫惠山泥人在制作工藝上有兩種類型,一為“粗貨”,二為“細貨”。粗貨以胖娃娃及變形動物為主,形體豐滿,色彩鮮明,制作簡潔,是惠山泥人的重點,其中《大阿福》是這類產品的典型代表。《大阿福》是一種具有中國民族特色的兒童形象,造型概括洗練,臉部祥瑞可愛,裝飾味濃郁,頗具觀賞意趣。

《大阿福》有一個動人的故事。據說很久以前,無錫惠山腳下住著一對老夫婦,在太湖邊以張網捕魚為生,常為夜晚撒網,次晨拉網收漁。老夫婦生活平靜和美,但無子嗣,十分寂寞。一天夜晚,老倆口夢中見有神仙飄然而至,欣喜地對他們說:“你們在太湖邊張網捕魚,已網住一個可愛小孩,快去把他打撈上來。”說畢,款款而去。次晨,老倆口將信將疑來到湖邊,果聞網中有喊叫之聲。老夫妻趕緊收網,只聞聲從沙球而來。掀開沙球,活潑小孩破球而出。他頭扎菱角小辮,身穿皂底白星滾邊彩衫,外罩蝙蝠花紋背心,下穿朱紅短褲,手捧著青色瑞獸,跳躍地來到倆老身邊,親切地喊著“爺爺!奶奶!”老倆口面如滿月,喜得合不攏嘴,拉著小孩回家,取名為“沙孩兒”。不久,沙孩兒長大成英俊、淳厚、可愛的胖小子。白天騎著瑞獸奔躍練武;夜晚依偎倆老,一家三口幸福美滿,盡享天倫之樂。隆冬季節的某一天,惠山出現一只怪獸,青面獠牙,體壯如牛,頭長猙獰雙角,張血盆大口,專吞小孩,鬧得人心惶惶,提心吊膽。由于怪獸常發“念、念”刺耳叫聲,人們稱它為“年”。“年”的擾亂,惠山腳下沉淪下來,沒有一點新春將臨的節日氣氛。可是沙孩兒毫不畏懼,決心要驅逐妖孽。新春前夜,沙孩兒騎著瑞獸,躍上星空,與“年”搏斗,征服了“年”。

在喜慶的春節里,家家戶戶為表感激之情,紛紛邀請沙孩兒前去做客去邪。沙孩兒應接不暇。惠山藝人用智慧把沙孩兒捏成泥塑,送給家家戶戶,一表彰沙孩兒為民除害,二為用他避邪納福。從此,人們也把泥塑稱為“大阿福”。現在無錫泥人博物館里,還珍藏著清乾隆年間制作的《大阿福》彩塑。《大阿福》身穿五福衣衫,頭梳菱形發髻,面型飽滿,眉彎目秀,鼻直唇翹,雙耳垂肩,懷抱張口吐舌獅子,下垂雙臂,盤膝而坐,憨厚慈祥。說明只有降服邪惡,才能“福”到人間。

  《大阿福》的特定形態,奠定了惠山泥人的基本風格。惠山泥人中有許多反映人們美好意愿的泥塑作品,如《蠶花貓》,是為保護蠶農們飼養蠶寶寶不為老鼠所害而塑造的。

無錫惠山泥人名聞遐邇,2006年5月20日,已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浙江泥人”是綻放在浙江東部四明山麓的泥人之花,她以夸張的造型、得體的裝飾、俊雅的色彩,與天津泥人和惠山泥人媲美。浙江泥人原產地嵊州,是中國當代國家級泥塑工藝美術大師,原無錫泥人研究所所長楊家奎和他的侄子高級工藝美術師柳成蔭的故鄉。20世紀70年代,柳成蔭從無錫回到家鄉嵊縣,看到剡溪岸邊的“烏黑泥”細膩潔凈,砂子少,黏性好,可塑性極佳,很適宜泥塑造型,就帶領年輕人進行泥塑生產的實踐與研究,其中有極具美術基礎和藝術修養的張立人、宓風光和裘粵若,在柳成蔭的指導下,進行烏黑泥的揉碾加工,增強泥土的黏性和韌性,或捏塑,或制石膏坯模,上色彩繪,逐步形成了嵊州泥人的制作產業。1988年9月14日經嵊縣科委批準由泥塑藝術家宓風光創辦成立“浙江泥人宓研究所”,開拓嵊州泥塑的新領域,而匯于泥塑藝術永久的長河。

  嵊州泥塑在藝術創作上,吸取了無錫惠山泥人和天津“泥人張”彩塑之長,融會貫通,另辟蹊徑,形成了嵊州泥塑自己的藝術風格。概括地說,嵊州泥塑造型簡潔洗練,寫意多于寫實,幽默多于敘事。泥人小巧雅致,便于生產攜帶。小的只有黃豆般大,但描繪精細,眼角分明,生動傳神;大的不超過20厘米,表現技法精煉,造型雅致,設色精當,艷而不俗。在服飾描繪上,俊雅得體,富于裝飾感和韻律美,令人稱道的是筆墨勾勒,左右兩筆,就畫出兩道清秀對稱的眉毛;彩筆一轉,就描繪出女孩紅潤的面頰,使泥人的“塑”和“彩”巧妙地渾然一體。

嵊州泥塑大多取材于戲曲人物,兼有古典名著、歷史人物和民間傳統題材。作品有單個的,有兩個以上人物連塑在一起的,也有數個人物合為一套的。魯莽憨直的李逵,情意綿綿的白娘子,恢諧傳神的喬太守,雙目噴火的太陽神……許多喜聞樂見的人物都在藝人們的手下栩栩如生。近年來,藝人們把視線瞄向近現代人物,創作了秋瑾、拉琴阿炳、補鞋匠、文化名人、陜北老農、少數民族及世界首腦人物等作品系列,為泥塑藝術開創了一個廣闊的天地。值得推崇的是泥塑藝術家宓風光創作的“中國戲劇百臉譜”、“中華民族”、“中國千人臉譜”、“二泉映月”、“藏民系列”、“老北京人”、“屈原”等古典、民族代表人物100余件,曾參加日本、美國、香港、巴基斯坦及省市、全國工藝作品展,并分別獲獎。其中盈不過半瓣黃豆大的“中國千人臉譜”屬稀世絕品,“中國戲劇百臉”由中國輕工業部列為珍品收藏。(汪漩)

    原載《越鄉集郵》總第133、134期)



上一篇:泥泥狗的起源
下一篇:年畫起源和發展

pk10定位胆选 叙永县| 柳江县| 班玛县| 洞口县| 台山市| 万荣县| 齐河县| 浠水县| 红原县| 金昌市| 巢湖市| 温宿县| 抚州市| 昭觉县| 朝阳市| 雷山县| 大渡口区| 宁陕县| 武川县| 吉木萨尔县| 新巴尔虎左旗| 临西县| 阿瓦提县| 弥渡县| 花莲县| 洮南市| 读书| 淳安县| 潮州市| 防城港市| 同心县| 山东| 科技| 五河县| 汉沽区| 临高县| 阆中市| 和田县|